红星专访|成都球迷很励志:持欧足联教练证任英国大学校队主帅

一个中国留学生在英国读博,同时考取了英足总教练证、欧足联B级教练证,还当上了伯明翰大学足球校队的主教练,并已经有过带队夺得英国大学第四级联赛冠军、取得升级资格的耀眼成绩!

这样的履历,虽然还说不上“传奇”,但至少也是很难得和励志的。这位叫熊心鹤的小伙子是地道成都人,也曾是成都谢菲联的忠实拥趸。是什么样的初心和经历,让他从一个成都球迷,变身为英国大学足球校队的主教练呢?红星新闻记者日前对熊心鹤进行了独家专访,听他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熊心鹤出生于1994年,在成都七中读了两年高中后,于2011年前往英国继续高中学业,之后进入到伯明翰大学学习,目前在伯明翰大学读博。

熊心鹤从小就是球迷,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其实我是成都谢菲联的忠实拥趸,我第一次现场观赛就是父亲带我到成体中心看成都谢菲联对阵山东鲁能,我至今还记得‘大巴’罗德里格斯的两个进球帮助球队2比1力克鲁能。之后,我还在成体、双体看过多场成都谢菲联的比赛,可惜,这支球队最终解散了。”

现在的熊心鹤也在密切关注着成都蓉城,当年成都蓉城还在征战中冠时,暑假回国的熊心鹤还作为解说员解说了家乡球队的比赛。2021赛季成都蓉城冲超的过程中,虽然有时差,但熊心鹤也尽可能地收看球队的比赛直播。

在当球迷时,熊心鹤就发现自己有一个特点——会在观看比赛时产生一些想法,并给自己提问题,“在比赛发生某些场景时,我就会给自己提问,比如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然后有什么解决办法?”但那时候,熊心鹤对自己给出的答案是不满意的,“这些答案就像是条件反射一般,比如有球队采取密集防守时,我就开始想我面对这种情况该怎么办?最后给出的答案是远射、传中或者是突破,但是具体该怎么实施?怎样能行之有效?在往细处、深处去挖掘后,我发现自己回答不上了,所以必须要去提升自己对足球的认知。”

就是这种状况,让熊心鹤对教练这个职务开始产生好奇心,他说:“我觉得很多教练能针对我的疑问提供一些解决思路,而且非常新颖、有创意。”再加上我一直有以不同的身份去参与足球的想法,所以在英国读书期间,熊心鹤决定去考取教练证,“自己考虑过用什么身份去参与足球,然后发现自己还是蛮喜欢和人交流的。而足球教练也是人和人交流的一种工作,你得和队员交流、和教练组的其他人交流……我觉得这样的一个工作会比较适合自己的性格,所以选择了开始去做一个足球教练。”

2015年,熊心鹤在到英国的第四年,他拿到了自己的第一张教练证书,开始了足球教练的生涯。他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其实最早也没有想到要去大学校队这个层次执教,最开始就想带着小孩子玩一玩,然后就是在好奇心不断地驱动下,不断地给自己提问题、不断地想去探索的趋势下,自己就在教练证上面持续提升,执教履历也一步步地往上叠加。”

熊心鹤的第一份教练工作是在伯明翰一家青少年队哈本青年FC(Harborne Youth FC)的U15队担任助教,之后又去了附近一家小学球队工作。刚开始的这两段教练经历让熊心鹤感觉轻松愉快,作为“菜鸟教练”的他能从另一个角度参与到足球,所见所闻所经历的每一件事都让他感到新鲜。

大学本科毕业后,熊心鹤前往美国读硕士研究生,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加入了美国NCAA D1球队佛罗里达大学女足校队的教练组,他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这是他作为教练成长过程中一段非常宝贵的经历,“美国大学的女足是美国职业女足的人才基地,虽然只是校队,但球队的组织、管理和训练水平都是职业队的标准。我当时工作的佛罗里达大学女足队内就有不少美国、墨西哥、牙买加的U20女足国脚,队史上培养出最大牌的球星是美国女足传奇瓦姆巴赫。当时教练组里面,主教练贝基·伯利在1998年带领球队拿到过全美冠军,是NCAA历史上第一位达到500场胜场的女子教练,助教阿兰·柯卡普曾在曼联踢过球,在南安普顿青训营工作时还带过年轻时的贝尔。”这份工作经历以及这些教练的言传身教,让熊心鹤受益匪浅,也对给他日后的执教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2018年,熊心鹤回到了伯明翰,并加入到伯明翰大学男足教练组。这所大学有六支校队,其中四支球队征战于英国大学足球联赛(BUCS)和杯赛,另外两队是预备队,主要打伯明翰地区的大学足球联赛。熊心鹤最早是在一队当助教,但之后他觉得作为一名年轻教练,需要更多上手的经验,所以当三队出现一个机会时,熊心鹤就接手了三队的主教练。目前他已经带领这支球队三个赛季了,在接手第二年,熊心鹤率队以9胜1平的赛季不败战绩拿到了英国大学足球联赛第四级冠军,并成功升入第三级联赛,这也是三队队史上最为高光的时刻之一,“那一年,我也沾球队的光,和伯明翰大学的跆拳道教练、空手道教练一同入围了2020年学校体育项目的年度最佳教练。”

作为一名中国留学生,考取英足总教练证、欧足联B级教练证的难度是不是很大?对此,熊心鹤表示:“其实起步拿到第一个教练证并不难,就像开车拿驾照一样。而且我的老师曾经专门告诉我,你拿到了驾照也不代表你就是一个好司机!最早的教练证其实主要是针对如何执教青训,会教你怎么有效地和孩子们进行交流。然后教练证级别越往上走,培训和考核内容针对的年龄段、足球知识,包括涉及的一些细节就会更加的丰富。”

欧足联B级教练证,其实门槛还是很高的,它代表打开了专业级教练的大门,需要一定的足球理论和实践基础,考证的难度相对较大。理论上,目前持有欧足联B证的熊心鹤是可以到职业队的青训梯队去执教的,但是如果还想要继续往上走,就需要去考取A证。而要执教顶级联赛的球队,往往需要持有欧足联pro级的教练证。

在采访中,红星新闻记者也很好奇,毕竟相对于英国足球,熊心鹤属于来自“足球落后地区”,那么英国的大学生球员面对中国教练,特别是一个没有职业球员履历的中国教练,是否会存在不太服气的问题?

熊心鹤表示还没有遇到过有球员质疑自己的履历,反倒是身边的一些朋友可能好奇,你并不是运动员出身,怎么能去当足球教练呢?“确实很多足球教练是从职业球员退下来的,但英国人并不在乎你之前的背景是什么。我记得上第一堂教练课的时候,我的老师就跟我们所有人说,他在乎的并不是你们以前踢球踢得怎么样,在乎的是你作为教练,怎么去把训练课带好,他认为这是不同的概念,因为踢球踢得好,并不代表你能把对足球的理解很好地传递给队员。足球教练是门沟通的学问,我觉得英国的社会还是对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社会背景、踢球背景的教练很包容的。”

至于球员对中国教练的态度,熊心鹤表示,足球本来就是一个非常有包容性的运动,“我们队里面也有很多各个国家或地区的留学生,包括一个中国香港U19青年队的球员,也有韩国人、西班牙人、美国人,所以我作为一个中国教练进入这样一所学校的校队去执教,他们并没有什么感到奇怪的地方。再加上我的足球教育背景,也就是我接受的所有的足球培训、执教履历都是在英国或者美国,所以跟他们的沟通实际和英国本土教练的方式是非常类似的,他们也就觉得很正常。”

在采访过程中,熊心鹤透露,在欧洲拿到过和自己一样的欧足联教练证的中国人其实并不少,“就我知道的,大连人的一位比赛分析师、在重庆队和北京国安队干过的一位伯明翰大学的师兄、上海上港的一位梯队教练、深圳队一位教练都持有欧足联B级或A级教练证。”

熊心鹤的这些前辈在取得了专业级教练的证书后,大多都选择回国加盟职业俱乐部,那么,他是否也会追随这些前辈的脚步呢?对此,熊心鹤很谦虚的表示:“他们从事足球行业的时间,还有经验等方面都比我强太多了。我自己还在学习过程中吧,所以目前这个阶段我是没有考虑这样的事情。我最早从事足球教练,就是想带小孩子们踢踢球,找寻足球的快乐。相对于教小孩的初心,我觉得现在已经跨出了非常大的一步。所以我现在只是想把每一堂训练课带好,然后专注于和每个球员的沟通,从各个方面尽可能地去帮助球员、服务队员,让他们能更好地提高,并以此来提升球队的水平和成绩。对于未来的发展,我觉得自己还需要尽可能地多学习,更好地磨砺自己。”

熊心鹤透露,在英国大学校队执教更多是一种志愿者的身份,虽然大学会按训练课的时长给予一定的补贴,但还不足以让人养家糊口,“英国人确实太爱足球了,以至于很多教练根本不在乎这个。”熊心鹤说,这些大学校队的教练更多是抱着一种享受执教乐趣的心态去从事这个职业,并为球队取得的成绩而获得成就感,他讲述了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故事:“我平时喜欢到处走走看看,包括去听一些顶级教练的公开课,参观一些青训营的开放日。在带队夺冠那一年,前西布朗的主教练吉米·尚用一个大学的校队给外界上了一堂公开课,而这个大学校队正好又是我们联赛的一个对手,所以对我来说是一举两得的事情,我就参加了。在观看吉米·尚带这支校队训练时,我也记了笔记,考察了他们的队员,包括这些队员都有什么特点。然后就带着这些信息回来了。在和这支球队进行比赛前,我就提到了他们具体是什么情况、阵型是什么样的,门将的技术特点是什么等等。由于英国大学校队的比赛是没有直播的,所以获得对手信息的机会很少,我能带回这样的信息,让球员们感觉非常惊讶,他们觉得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了!

而这些“军情”最终也确实给熊心鹤的球队带来了帮助,当时他们在比赛中一度落后,但大家心里有底,根本不慌,最终连扳6球,取得了6比1的大捷。“当时英国足坛刚出了利兹联主帅贝尔萨的‘间谍门事件’,然后我的球员们就开始戏称我为‘贝尔萨’了!”说到这个故事时,熊心鹤的语气充满了快乐,而在执教工作中寻找足球的快乐,这也是这个从球迷成长为英国大学校队主教练的成都小伙儿的初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